南薰殿的帝王肖像画据说已经是很写实的了,而赵煦的半身像也老是被瓜众夸赞:简直是最帅的皇帝!

但这毕竟不是真人的样子。我尝试着用素描给他画个现代肖像画,已经尽量遵照原来的线条轮廓了,但画完了发现完全是两个人……

如果当时的画师没把煦仔画像,不知会不会被章丞相暴打一顿

若画得似处,是甚模样!

还是要打大猫的tag因为我决定煦仔的视线应该是看着大猫的

众筹项目:章喵手撕司马光

最近刷围脖,发现好像《清讳乐》播完后,司马光的黑增多了不少,大家终于(?)开始讨伐这个「道德楷模」了。虽然我早被友邻吐嘈「就像《红楼梦》改编成了《贾政传》」「拍成了影像版朝堂起居注」给劝退不看剧了(实际上从看完《北平无战事》我就决定如无必要,此生不再看什么山影正午的剧),但看到黑司马光的队伍突然扩大,还是莫名有点……幸灾乐祸?


我要不要趁机卖卖章惇的安利呢?[奸臣粉的奸笑.jpg]

--------------------------

是不是气不过徽柔怀吉被活活拆散,恨不得拿缸砸死那个极力破坏大宋妇女着装自由、迁徙自由、就业自由、离婚自由的厌女狂魔历史大拿?


那我们就众筹给「北...

「甜甜圈」补拾

我在看苏辙那篇《乞诛窜吕惠卿》时,注意到他提及吕惠卿背叛王安石的细节:

惠卿言安石相与为奸,发其私书。其一曰:「无使齐年知」。齐年者,冯京也。京、安石,皆生于辛酉,故谓之齐年。先帝犹薄其罪,惠卿复发其一曰:「无使上知。」安石由是得罪。


印象中这个「无使齐年知」「无使上知」的梗似乎还流传得挺广的,朱刚在《苏轼苏辙研究》中点评这篇文时,指出这是个疑案。

[图片]

不过我却模糊记得有学者考证过这个「无使齐年知」「无使上知」的问题,盖章这是旧党污蔑吕惠卿造的谣什么的,只是想不起是在哪儿看到的了。说实话这个问题也不太值得深究,主要是因为,不管吕惠卿在熙宁九年对王安石干过什么缺德事儿...

章惇、苏轼关系的「甜甜圈」之谜(五)

▷▷ 13

到了绍圣年间,哲宗亲政,拜章惇为相,让人切齿的「打击报复」开始了!


……且慢,看了《年谱》,我倒也厘清了,其实二苏兄弟,早在绍圣元年(1094)四月之前就相继被降职(苏轼元祐八年九月就出知定州,绍圣元年四月贬知英州)/被外放(苏辙出知汝州),不在京师了——那时的章惇还在赴汴京的路上,还啥都没干呢。

元祐末绍圣初,针对二苏的敌意,其来源有四:

  • 哲宗赵煦本人:这个再明显不过,而且应该说,是最大因素,the reason to rule them all; 

  • 元祐旧臣:洛党、朔党不要太多,也包括没有明显派别但与苏辙反目的上官均等人(其...

章惇、苏轼关系的「甜甜圈」之谜(四)

▷▷ 12

在《关系考》中,元祐二年到八年章惇是「洞霄宫里一闲人」没有什么大动作,这段时期差不多一笔带过。


但本文focus on苏辙,那么这一时间段发生的事,就是重中之重! 


无他,因为苏辙走上了人生巅峰啊!


我们先看看元祐时期苏辙的升官履历:

元祐元年二月,任右谏司,九月除起居郎,十一月任中书舍人。

元祐二年十一月,任户部侍郎。

至元祐四年六月,任翰林学士、知制诰,九月为贺辽生辰使使辽。

元祐五年五月,任御史中丞。

元祐六年二月,任尚书右丞。

元祐七年六月,任门下侍郎,直至元祐九年(亦即绍圣元年)三月出...

章惇、苏轼关系的「甜甜圈」之谜(三)

▷▷ 10

章惇被贬外出汝州后(←这个任命是在苏辙上了《乞罢章惇知枢密院状》后的仅仅五天),事情显然还没完。


三月十四日,苏轼迁为中书舍人,二十二日,在《缴进沈起叙朝散郎监岳庙词头状》中把熙宁生边事之徒(含章惇)泛泛diss了一通:「右臣伏见熙宁以来,王安石用事,始求边功,构隙四夷。王韶以熙河进,章惇以五溪用,熊本以泸夷奋,沈起、刘彝闻而效之,结怨交蛮,兵连祸结……」——刘教授在《关系考》里把这一条缴词头作为一个苏轼背弃章惇友谊的「旁证」,但我认为就这两行字还完全算不了什么,因为二苏有很多大招,还都在后面。

四月六日,王安石卒,苏轼作《王安石赠太傅制》,里面几句...

章惇、苏轼关系的「甜甜圈」之谜(二)

▷▷ 9

元丰八年(1085),新君登基,苏轼与章惇重逢于汴京,老友多年未见,相处甚欢,本是好事。他们似乎还一度回到了互相打趣的「中二时光」,章惇调笑苏轼的《日日出东门》那几句「日日出东门,步寻东城游。城门抱关卒,笑我此何求。我亦无所求,驾言写我忧。」说他「前步而后驾,何其上下纷纷也?」苏轼还回嘴:「吾以尻为轮,以神为马,何曾上下乎?」


这时,多年「不响」的苏辙(时任右司谏),突然放个大招,于元祐元年(1086)闰二月十八日上了《乞罢章惇知枢密院状》:

右臣闻朝廷进退大臣与屑异。屑无罪则用,有罪则逐,至于大臣不然,虽罪名未著,而意有不善,辄不可留。何者,朝...

章惇、苏轼关系的「甜甜圈」之谜(一)

【前言】这篇文灵感源于几年前看刘昭明教授的巨著《苏轼与章惇关系考——兼论相关诗文与史事》(以下称《关系考》)时随意生出的一个脑洞,当时也懒得去查史料考证,就一直让它停留在了脑洞阶段。2019年我又复习了一下《关系考》,出于两个原因:1)刘教授的书并没能回答我心中的核心问题;2)别处也没看到有谁仔细讨论过这个问题,就感觉还是有必要聊聊这个脑洞。

 [图片]

说起来,我这几年对历史人物的兴趣也从单纯的「瞧瞧他们都干了些什么缺德事儿」,转变成了「为什么这些巨大的蠢事会发生?」因为很多谜题往往不是人物自己搞出来的,而是后世的历史文本编辑者们(如官方史官、民间历史学者)通过对历史材料的一番...

驳「钟会给姜维发铠杖是为了把姜维当肉垫」论

光是打出这个标题,就够我在电脑前笑半天的了。

早就看过某小号的考据文,当时看那lof主言之凿凿的语气,就暗笑了半天,本来想简单回一句,后来觉得恐有冒犯,这种所谓的「考据」都是出于掐CP的原因,你去跟人家正经argue史料的解读反而会被觉得是ky?

但后来跟危GN聊,似乎这篇考据在某个圈子里还被当成了「公议」?也给很多姜钟姜粉造成了不少困扰? 

于是好吧,我就来正经驳一下——先声明,我可是正经的驳论哦!正经到只使用陈志哦!


如何破解「钟会把刀和铠甲给姜维,是为了让他带着左右军,先出去当肉垫送死」,很简单,

第一步,摆出陈志相关段落

十八日日中,烈军兵...

old school与新征程——评姜钟同人文《江有汜》

我们如何反抗历史?

唯有信奉爱情。

否则我们就只好向世界历史缴械投降。[1]


前几天还在逼逼「作为读者,我们拥有批评自由」,说到做到,俺就来写个评吧(…哎,真的是好久没写文评了,手生[捂脸])


《江有汜》这文是每个入「姜钟」坑的人都不得不看的入门大作。

这个文的设定是很大胆很sharp的,它的大胆不在于姜维可以一次次地选择重新读档的时机(其实就是改装版「重生」梗),而是几次重生后,他居然真的选择了一个不再当大汉忠臣,不再为兴复汉室奋斗的职业生涯——相信仅这一点,肯定就已经冒犯到了很多「无诸葛,不姜维」的人了(更别提文中还出现了姜维主动伏击诸葛亮的「人生选择」)。...

©20flightro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