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flightrock

我不挑的٩◔̯◔۶

没想到《绣春刀》两部最喜欢的配角居然在《我爱男保姆》里同了个框……
这剧比想象中的能看下去,不过也就前三分之一能看,后面极其婆婆妈妈。第一个小孩丹尼尔演得挺好,小孩纸看方原那眼神,即使俺一个不怎么萌父子的人,都硬是看出了无数个父子梗,脑补了万字文!

从“刀锋兄弟情”到“锦衣独行人”_绣春刀2影评

当年给《绣春刀1》写吐嘈长评的时候(还是俺在撸否第一次发文),出于同情票,先把优点夸了半天,这次《绣春刀2》票房喜人,口碑丰收,那么俺就不夸了,直接吐嘈吧!

三年前的《绣1》让人看到了年轻导演开创新一代“古装武打”类型片的自觉,就算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总体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三年后再看《绣2》,虽然出于对类型片套路的预期抱着宽大为怀的心理,还是觉得略失望。

目前观众都貌似被“吊桥门”吸引了视线,但《绣2》的缺点远不止吊桥砍没砍。


与《绣1》的割裂与错位

坚定贡献《绣2》票房的观众中,肯定有不少是喜欢《绣1》、喜欢沈炼兄弟三人组的(迷妹),但《绣2》却不是对这部分观众界面友好的“前传”。

《绣1》讲了沈练、卢剑星、靳一川三人的兄弟情,《绣2》作为前传,设定时间在《绣1》故事发生的前半年,却完全摒弃了兄弟情——因为沈炼还压根不认识《绣1》里的大哥卢剑星和三弟靳一川!


对此我本有心理准备,因为看《绣2》筹备期的新闻,就知道王千源(卢剑星)、周一围(丁修)等演员都没有参演,所以也好奇打着“刀锋兄弟情”(《绣春刀》英文名)的名号,却压根没有“兄弟”的《绣2》,会是怎样一个故事。

可我万万没想到,这“没有兄弟”的时期,就在短短的半年前!

以《绣1》三人兄弟情深的程度,实在很难想象这仅仅是在三个月内培养起来的感情(根据《绣2》结尾,应该是崇祯登基后沈炼从诏狱放出来降职为总旗,才认识的卢和靳);

更难以想象的是,以《绣2》中沈炼从边境战争和政治派系斗争的修罗战场一路厮杀存活下来的“老油条”经历,居然还会真诚地投入《绣1》中同僚间的兄弟情(“前传”就被同僚害得要死要活的)?还会作出《绣1》中很傻很天真的私吞赎金私放魏忠贤的事(“前传”就已经惹了魏忠贤和崇祯的一身骚)?还会为另一个不爱他的白莲花白白付出(莫非本质是个M...)?

最难以想象的是,《绣1》和《绣2》加起来,短短的一个天启七年(下半年),沈炼就先是死了一堆下属上司并亡命天涯,然后又死一堆新下属上司再次亡命天涯——难道说《绣春刀》这系列的最大主题就是,沈二缺乃陷入永劫回归的傻蛋一枚,每次都要经历一番大风大浪,最后再打回默默逗猫的单身狗原形?这是要当个“天启七年”的“一年囚”?


让人懵逼的时间线先放在一边,姑且把《绣2》和《绣1》当做“天启七年”大宇宙(!)的两个平行时空,把“沈炼1.0”与“沈炼2.0”相比较,也觉得后者大不如前。

先不说飞鱼服变难看了,张震一晃眼老了好多这些小毛病,整体观感,删除了大哥和三弟,让沈炼“形只影单”,真的是个很伤害角色的决定。


“沈炼1.0”性格原型是新选组三人中的土方岁三,《绣1》中这个“明末锦衣卫版土方”同样处在一个三人组中,因为有与其他两人的互动和对比,他性格中的“狠辣机变”才轻易凸显出来。

他之所以狠辣,是因为每次行动中,大哥要坐镇后方,三弟要守边辅助,他是一马当先凡事亲力亲为脏活累活抢着干的那一个(从《绣1》一开头的抓捕行动就能体现出来);他之所以机变,是因为要考虑大哥升百户的心愿,考虑三弟被流寇师兄敲诈的隐私,考虑周妙彤作为罪犯之女不得赎身的困境,换言之,他的行为都能在他的最亲近的人际关系中找到动机。


到了《绣2》,也就是“半年前”,“沈炼2.0”成了三无人士,没朋友,没兄弟,没亲人,甚至没有“长期暗恋对象”(话说《绣1》中多年前就认识、且被他默默喜欢&帮助的周妙彤,在《绣2》中完全消失,这个bug还打算圆吗?),跟上司陆文昭和下属殷澄可能有点同袍之谊,但“也就那么回事”,殷澄在他面前自杀,他没啥特别反应,陆文昭多次帮他挡枪,他也没啥特别表示。他对人狠辣(逼死殷澄),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被牵连,行事机变(烧库房变成偷造船手册),也只是为了捏住把柄跟对手叫板。换言之,他本是得过且过地活着,对自己没啥要求,也不为别人考虑。他整片的行为包括后来的大逃亡,动机都是被逼求自保,就像他跟北斋的“情愫”一样,纯粹是赶鸭子上架。——这跟《绣1》中他一直到鸿门宴之前都是在“为过好日子而奋斗”是何其不同!


似乎编导也觉得这样的人太过像加缪笔下的“局外人”,不容易招观众对猪脚产生移情(如果观众没有移情,觉得角色是死是活跟我无关,在看打戏时就会觉得冗长无聊,这对武打片是最致命的评价),于是强行增加了一个人撸猫、喜欢收集蝈蝈的画、和北斋浪漫初遇等戏码,试图加重“沈炼2.0”的人情味,但这种强扭的“暖男”人设跟《绣1》中让兄弟情紧贴剧情自然流露的表达手法相比又是何其生硬!


难怪《绣2》中的沈炼虽然是“半年前”,却给我一种“苍老了八岁”的别扭感,不止是因为张震当了奶爸带娃太伤神容貌老得快,《绣2》中的他基本就是带着一颗“大哥三弟斯人已逝”波澜不兴的心,演绎着“还没有遇见大哥三弟”的故事!


智商难题

沈炼所代表的出场人物平均智商值是个老嘈点了,但老嘈点总能翻出新花样。

就拣后半段两个重要嘈点说说:


吊桥君的“存在与虚无”

这次的高潮之战,倒没有出现“以本来武力值碾压的赵靖忠摔下楼梯晕倒的方式让沈炼逃过一劫”这样的低级bug,除了有些瞬间变成“枪战片”让人出戏以外,打打杀杀的过程基本没毛病。

俺只是纳闷,为毛一定要有吊桥

纵观中外电影,只要在高潮中出现吊桥(也算上年久失修的铁桥石桥之类),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这不牢靠的桥载着“重要反派”或“一大群人”垮掉!

比如《将军号》,追杀男猪的反派北方军乘坐的蒸汽火车从桥上掉下来;

《卡桑德拉大桥》,男猪为保护后半段乘客掐断车厢铰接,前半段列车冲上大桥,惨烈滚下;

《桂河大桥》,日军列车驶过桂河大桥时被整个炸掉;

《指环王1》,甘道夫与炎魔在莫利亚洞窟的石桥上同归于尽;

《印第安纳·琼斯2》,男猪被大群阿三追杀,吊桥断裂后还挂在藤条上搏斗......

(观影经历有限,随手举几个栗子)

发现重点了吗?重点不是“桥一定要断”,重点是桥断时一定要伴随着人(和物体)的跌落!因为只有人(和物体)随桥一起掉下去了,才能解决猪脚的困境or把故事推向高潮的终点。

反观《绣2》,高潮段落到来了,前方出现了一座吊桥,然鹅——

片中没有什么与吊桥相称的交通工具来制造看点(比如“火车过桥”);

吊桥造型和周边环境没啥美学上的价值(比如阴森洞窟中高耸纤细的石桥搭配黝黑的深渊所渲染出的奇幻恐怖感),这个环境(浙江山区取景)与“威海道(山东省)”的地貌也完全不合;

奇怪的是,与一般不牢靠的看上去就“命悬一线”的桥相比,这座吊桥藤条粗大,异常结实,俨然可以飞车走马,简直是吊桥界的示范工程;


最“可惜”的是,桥断是断了,却没有“带走”一兵一卒,而且桥断后,不但没有解决猪脚的困境,反而加深了这点——因为追兵越来越多,他再也走不脱了。

这种一两个人在交通要道留下掩护同伴先走的戏份,其他电影也有很多,但这种情节的一个普遍前提就是:留下来作掩护的是不太重要的人,逃走的才是(对追杀者而言)更重要的。

但《绣2》的好笑之处在于,留下来的沈炼和裴纶本就是信王(指使陆文昭)追杀的主要目标啊!如果没有沈炼尬进来,信王(和陆文昭)解决北斋这个弱女纸本就易如反掌,就算造船手册在北斋身上,她都逃去外省了,只要不被东厂太监抓住,对信王就毫无威胁。正是因为沈炼和裴纶作为锦衣卫介入进来,信王忌惮这两人去东厂揭发造船的事,镇抚司和东厂联合起来对付他,所以才要追杀他们。沈炼和裴纶跑到桥面前停下不走,这正中追兵下怀啊!追兵本就是要抓你们俩啊,追兵也不需要急着过桥啊!

——所以这座结实的吊桥存在的意义是啥?它在那,敌我双方都没有过的意愿,它被砍断,敌我双方仍然厮杀得欢畅,想必吊桥君也很黑人问号脸?


连环追杀链的“掉链子”

两部片占重头戏的追杀环节,都是连环追杀大套路的重复。

不同的是,《绣1》中赵靖忠对兄弟三人的追杀,是兵分三路,各自两轮杀:

派丁修杀靳一川(成功),再派火枪手杀丁修(失败);

派魏廷杀卢剑星(基本成功),再派张英杀魏廷(成功);

派藤甲兵杀沈炼(失败),再派自己杀沈炼(失败)。


《绣2》 中信王的追杀,是一条线下来的五轮杀:

派(陆文昭指使)郭公公在游船做手脚,间接杀天启帝(基本成功);

派(陆文昭指使)北斋约见郭公公,让丁白缨杀郭公公(成功);

派(陆文昭指使)凌云恺捕杀北斋(失败);

派陆文昭(带丁白缨)杀北斋+沈炼+裴纶(失败,两次);

派魏忠贤的弓箭兵&火枪手去杀陆文昭(及丁白缨)(成功)。

(两部《绣》中,赵靖忠从魏忠贤那领了兵符,信王求魏忠贤出兵,似乎魏忠贤本人是有兵权的,这与我了解的明朝太监专权状况不太相符,不知这块的史实是怎样的)


这个“五轮杀”的设定不能说没有新意(←简直可以开发个桌游“天启杀”),但有两个很大的毛病:

这么延绵悠长的单向连环追杀链,但凡一个环节断掉,就会严重影响后续追杀的成功率;因为A如果还没杀死B,又马上派C来杀A,那很容易导致A倒戈和B联手一起对付C。陆文昭为信王做这么多“黄雀在后”的事,却对信王也把自己黄雀掉的可能性没有一点察觉?

更大的疑问是,信王作为一个还没登基,还需要努力积蓄朝政势力的储君,铲除阉党的战争还未正式打响,就急急忙忙清除己方势力,甚至还不惜借阉党来除掉自己心腹大将,这个信王脑子搭错了筋??(这也是我觉得信王对魏忠贤下跪一幕最讲不通的地方)

——硬要圆的话,可以说信王看到陆文昭动静太大已引起魏忠贤怀疑,担心陆文昭做事不周使沉船真相败露,或陆文昭背叛他投靠魏,就假意臣服解除魏的怀疑,并尽快让陆文昭变成死人。如果是这样,他就不怕魏忠贤仍然下令“抓活的”?

或者说信王预感自己快要登基了,为防止魏忠贤政变(史料中提到好像有此意图),在这关头找个事由来分散魏的兵权(以牺牲自己一员大将为代价),确保政权平稳交接。如果是这样,他完全可以事先跟陆文昭说好呀,你去追捕沈练,我假意巴结魏阉,让他出兵抓你,你再中途设伏,把魏阉的兵一网打尽...blabla 然鹅从镜头表现来看,他似乎就是单纯地想除掉陆文昭。不如此,陆文昭也不会发出“谁也逃不出这个修罗场”的感慨了。

那么绕回前面:信王为毛还没上台就急吼吼地杀功臣?


审美储备不足

可能编导汲取了“沈炼1.0”对周妙彤暗恋到最后还“鸡同鸭讲”的教训,让“沈炼2.0”与北斋来个“未见其面,先成知音”,见了面后先是敌对,进而强烈吸引,最后还生离死别一切尽在不言中等等,基本完整展现了一段“男女浪漫之爱”的发展过程,单从这一点来说,剧本写感情戏的确比《绣1》有所进步(而剧本与演员实际完成度的差距有多大就先不提了)。

但进步之余,编导一堆新的短板又暴露出来:

比如沈炼作为一个打打杀杀的粗人,收藏书画这个爱好插入得比较突兀(在《绣1》中没有任何苗头),他唯一摊开过的那副画:一只鸡+一只蝈蝈,恕俺眼拙,也实在看不出哪里好来!——而沈炼喜欢蝈蝈这点,是为了强行附会“北斋就是喜欢画蝈蝈→两人是知音”这个点,得知此设定的深意后俺白眼都能翻到后脑勺去!

没过多久在前片中仅出现了画小动物+帅锅技能的北斋,突然就被赋予了“以书画讽刺时政”的爆点,但后续却没有一个镜头交代她的题词或画作怎么个讽刺了时政法,一个镜头都没有!——而这却是引出全片主体故事的重要契机!你好歹让她吟首讽刺诗也行啊!


这么尴尬的局面,我想只能是因为编导并没有古典文人书画的审美储备,故事出现了一个NB的画师,镜头却完全不懂怎么去表现这位画师画了啥,怎么画,以及“画画”这个点与后续剧情的具体关系。

这让俺想起了胡金铨的《侠女》,男猪一开头也是个画师,为人画肖像画的街头小画手,但却有一个长镜头完整表现男猪拿碳条为别人画肖像画的全过程(顺便一提,这个肖像一气呵成画得真的非常好,据说是金爷本人提笔完成),虽然这个镜头与后面的剧情关系不大(画画的对象是反派之一,1/3处就挂了),但起码强化了男猪文人书生落魄秀才的身份。

而《绣2》中的大幂幂,除了一个劲的柔弱,有哪一点点像是个胸有丘壑以笔为刀的侠义女纸?


打造系列片品牌的野心与另立山头的矛盾

路阳最开始搞《绣1》的时候,应该没想到会成系列片,所以一来就整了个几乎全灭的结局。

只是市场反响不错,发现系列片可以有,又由于《绣1》的重要角色基本都写死了,所以只好搞前传。

这时宁浩介入,在《绣2》立项时就强势干预,要求《绣2》不能再写兄弟情,理由是,《绣1》已经把兄弟情讲够讲透了,《绣2》得讲点别的。于是,本因《绣1》的重要角色都死了而筹划的前传,变成了跟《绣1》那些死掉的重要角色毫无关系的新故事。

——既然如此,那这片“系列”在何处?看《绣2》的宣传可知,《绣》作为系列的卖点是:武器设计讲究,武打招式漂亮,张震很帅......

——既然如此,你们何必一定要搞前传呢?反正只要有张震就行,直接拍续集不是更顺观众的惯性?还能带上超人气配角丁修不是?看路阳采访可知,《丁修传》拿去搞网剧了......


看上去,这事儿搞成了一个悖论:要拍成系列片,就得(听boss的话)另起炉灶;但如果想用回心爱的角色...对不起,你恐怕得另立山头~


宁浩这么一干预,原本的兄弟群像,变成了张震一人一刀的独角戏。这倒也可以理解,毕竟搞单个人的系列片(如007)比搞团队群像的(如速激)要容易得多。


不过,“3 Blade Brothers”变成“1 Blade Runner”,不止是“减人减双筷子”那么简单,这种影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


①二次元趣味减少

路阳是个狂热的ACG宅男,在《绣1》中他融入了相当多二次元趣味,大到人物设定,人物关系的演进,小到人物登场pose、走位,分镜构图等,这些个人趣味的参合让中式武打有了不少新意,也让人看到一个青年导演自身特色的张扬。

《绣2》不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二次元成分少了很多,最主要的就是“借鉴”来的新选组三人模式给彻底去掉了,男女感情也不再那么宅男向,《绣1》中游戏感十足的“密室格斗”没有了(倒是致敬传统来了场“竹林打斗”),人物耍帅的各种登场pose也少了很多,导演“颜控”倾向不再严重,选角不再像《绣1》那样“帅锅开会”......


②人物关系架构失衡

《绣1》中三兄弟虽然人设是借鉴来的,但许多表现兄弟情的段落还是蛮精彩的,编导还是颇有点写群戏的才华(最喜欢的就是韩旷家宴+沈炼下跪那一段)。

《绣2》中编导的新任务是把张震打造成《碟中谍》汤哥似的冷面特工,每次出场都自带灭门气场,围绕着他的是层出不穷的阴谋陷害追杀,以及无疾而终的露水情缘......但在架构新的人物关系时,可能由于编导脱离了原先的舒适区域,让整个架构不如《绣1》来得自然。

比如前面提到的,编导把“沈炼2.0”的打打杀杀与撸猫买画把水吹温等性格“碎片”强揉在一起,而不是在人物关系中进行有机黏合,结果就是“沈炼2.0”一会冷眼世事孤胆桀骜,一会纯情傻白(不甜)如人间四月天。

《绣2》的配角也不少,但为了突出沈炼的绝对猪脚地位,以及服务于剧情悬念的推进,每个配角戏份相对减少。除了戏份稍显完整的陆文昭、信王,其余人等只要跟沈炼关系不大的,都丧失了“拥有一段上下文”的资格。

比如《绣2》中裴纶和殷澄是“朋友”,两人却一点照面也没打过;《绣1》里的丁修与师弟靳一川有相对独立的“爱恨情仇”,但《绣2》中丁家班的其他同门(包括极其拉风的丁白缨)却连台词都没几句;原本在《绣1》中作为朝廷重要一方势力的东厂太监,在《绣2》中只出了个郑掌班,出场任务仅限贡献一场精彩打斗(不过倒是全片最大亮点)。


③配角不够出彩

《绣1》中的配角无论正反都很出彩,《绣2》中的配角在负责“出彩”上却少了点意思:张译困于自身形象气质所限,演得出陆文昭的长袖谄媚,却演不出骨子里狠戾决绝的大将之风;刘端端的信王(崇祯)演技没毛病,但人设是黑点,即使俺不是崇祯粉,也觉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魏忠贤大腿”这场戏有点过(明朝的太监并没有专权到可以废立天子的程度吧?),《绣1》我还曾夸过编导“布置历史背景的展板非常用心”,结果尼玛《绣2》就来个“戏说崇祯”,这是几个意思?

其他的如裴纶从不怀好意的笑面虎突然变成直爽的吃货,又进一步变成忠诚的盟友,这角色因其不正经作风容易讨喜,但转变其实略显生硬。《绣2》中魏忠贤对陆文昭叨叨“收复辽东,驱除建奴,你可行?”,说明他“仍然”是一位记挂边境战事的好总理,但九千岁的霸气却比落魄逃窜的《绣1》还少了许多(也是因为跟沈炼没打照面所以戏份压缩)。


④武戏与人物的配套不再紧密贴合

《绣1》中每人的刀具、招式,与每人的性格特点是息息相关的,这点在影像呈现上也很到位,《绣2》中打戏更加精彩,但这种“量身定做”之感却不再明显了,直接原因还是配角全体戏份缩水,观众都没来得及领会TA是怎样的人,自然也就无法领会TA的武器招式跟TA性格的关联度。


⑤还有一些失败的自我重复

《绣1》中大哥受审说了句“无人指使,无人同谋”,《绣2》中北斋也来一句“无人指使”(但却一点为爱牺牲的杯具感都没有);

《绣1》中沈炼拿袖子擦刀动作广受好评,《绣2》就让沈炼在并无血迹的前提下莫名其妙的又擦一次刀。


这样看下来,《绣1》与《绣2》的共通之处,似乎也就真只剩下“武器棒,武打好,张震帅”了。



综上所述,如果《绣》要“一辈子吃下去”,最好还是统一下思想,到底是走《绣1》(“原初”)的路线好,还是走《绣2》(“重启”)的路线好。【←尼玛才刚两部就来玩“原初”/“重启”,这个“天启七年”宇宙虽小犹作!


【绣春刀/同人mv】【卢剑星/沈炼】扑火

看到大家都在吹2中张震的美貌,然鹅明明1里面要美得多

占山头:

温故知新吧,唉


Lego House:



想念大二




北:







在线: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85810/








预览图:





 撸个老加来给@一只古董 菇凉催个更😂
千万不要弃坑啊!请看我老加闪亮的双眼ヾ(o◕∀◕)ノヾ

Adrian on Alwyn

囫囵撸完了《The Sense of An Ending》的电影,陶醉于脚同学的美貌之余,一时手痒把原著中这一段“严肃的Adrian酷酷地讲历史”改写了下,继续用Alwyn的电影Alwyn的角色来编排Alwyn本人

Alwyn如果有更多的片子,我都能撸个系列。#然而并没有ㄒoㄒ#

原著片段

电影片段 


---------------------------------------------

“也许,我们可以从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开始,即,什么是历史?你有何想法,Finn?”


不可靠的记忆与不充分的材料相遇所产生的确定性就是历史。”【History is the certainty produced at the point when the imperfections of memory meet the inadequacies of documentation.】



“确实是这样吗?你从哪里找到这句话的?”


“拉格朗日,先生。帕特里克·拉格朗日。是个法国人。”【注:并没有“帕特里克·拉格朗日”这个人】


“我早该猜到了。你能否为我们举个例子?”


“Joe Alwyn与Taylor Swift的绯闻事件,先生。”


“那跟这问题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是一个历史事件,先生,或者说是个微小的历史事件,但却是最近才发生的。因此这件事显然应该被当作历史。我们都知道Alwyn他跟Swift女士好上了,我们都知道他们秘密交往了六、七个月了。我们都知道Alwyn作为英国演员初出茅庐,工作履历仅有三部电影,我们都知道Swift女士是美国当红歌星,名气和财富在全世界也算首屈一指。除此之外我们还知道些什么呢?只有一份可被称作史实的饭拍视频,拍到2016年10月12日,他和Swift女士曾先后进入一家pub看Kings Of Leon的演出,他跟着Swift女士的某个朋友进入了Pub。另外更早时侯他和Swift女士的另一位模特朋友一起拍过Vogue,也就是这次拍摄,导致他被模特朋友介绍给Swift女士,作为什么‘开始新恋情的完美人选’。

两人之所以相识,除了这些明显的原因——Alwyn的确在16年下半年就与Swift女士的朋友圈有过交集——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动机或原因?他当时的心态如何?我们怎么能确证他走进那家pub就是为了见Swift女士而不是……某个黑社会头子?我们无法得知,先生。即使是在事件刚刚发生后不久。

我们一直被小报牵着鼻子走,5月17日爆出消息说两人秘密约会,但没有任何照片,没有当事人任何回应,5月24日发通稿说两人打算“继续秘密约会”,继续没有任何照片及任何回应。但我们就开始臆测两人对待感情很认真,很恩爱甜蜜,打算长相厮守——或者说正在Swift女士租的北伦敦豪宅中厮守。

但实际上,Swift女士只是被报道5月18日坐私人飞机飞到了伦敦,又报道说飞机是她租赁的而不是她自己的,那么乘坐飞机的也许是个替身演员也无不可能。而Alwyn这人至今未露面,我们甚至不能确定这个家伙是否还活着。

如果假设就在前天——曼切斯特的Ariana Grande演唱会爆炸事件,假设非常不幸的,Alwyn和Swift女士两人恰好也同时出现在伤亡名单中,那么我们似乎就可盖棺定论,两人热恋7个月,最后突然死于非命,可算是‘同生共死’。而得出这个结论,我们甚至不需要来自Alwyn和Swift女士两人本身的任何证词。顺便一提,您看过《点与线》吗,先生?任何一对生前认识,而死的时候尸体放在一起的男女,都可能被警方优先判定为殉情。

您看到这其中的问题了吗,先生?”


“我看到问题出在哪儿了,Finn。但我觉得你低估了历史,因而也低估了历史学家。为了便于讨论,我们姑且认为幸运的或者说可怜的Alwyn将来会有历史价值。历史学家向来都有缺乏直接实证的问题。他们早已习惯如此。但别忘了两位当事人都还在世,只要他们一旦出席公众场合,以现今媒体的手段,或者说只要两位愿意开口,我们多多少少可以得到一些来自本人的确认。

还有,如果真如你所乌鸦嘴的,Alwyn和Swift女士不幸突然身亡,别忘了在此事例中定会涉及验尸,因此一定会有验尸报告。Alwyn很可能写过日记,或是打过电话,或是发过短信,或是使用社交媒体,这些内容都可以被人记起,他的同龄人,他生前接触过的人,有相当一部分还可以接受访问。这个问题也许没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可怕。”


“但什么都无法弥补Alwyn本人的证言,先生。”


“从某一方面来说,确实不能。但是,同样地,历史学家也需要用怀疑的态度来对待某位亲历者对事件的说辞。通常,那些着眼于未来的说辞最值得怀疑。而从行为也常常能推断出心理状态。一个暴君就很少用手谕下达铲除异己的命令。而Alwyn,如果他真如外界所评价的那样低调可靠Down-to-earth,那他可能的确有能耐把一场花边八卦转变成一段外事访问般的乏味恋情。”


“您可以这么说吧,先生。”




虚构与现实的多重印证

可惜这世界像片围墙,墙头人在看

用Alwyn的电影Alwyn的角色来编排下Alwyn本人ᕕ(ᐛ)ᕗ
------------------------------------------

霉粉仍在以极大的精力挖掘脚同学祖宗十八代(俺也蹭收了不少rare图),不过她们似乎没空真正去撸一下脚同学那部重要的电影处女作。或者说,就算撸过电影,也不会像同人女那样能撸3遍以上,也就不会注意到电影里恰恰也有这么一段与现实互为表里的“平凡男孩与漂亮女孩的露水情缘”。


记得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宣传期看到小说作者本·方登曾在某采访中表示,小说中写了伊战士兵的真实经历和好莱坞经纪人忽悠他们的“根据他们真实经历改编”“希拉里斯万克主演”的不存在的好莱坞电影,现实中并没有这些士兵,然而好莱坞电影倒是正儿八百地开拍了,还是李安导演,还采用极其高规格的技术,作为原作者他深感荣幸之余,也不禁觉得有点讽刺意味——

真实的小说里,写了一部子虚乌有的电影

真实的电影梦工厂,又改编拍摄了这部虚构的小说


在出了这档子事儿后,围绕这部小说/电影,这种“虚构/真实”的表里印证关系好像又多了一层:


1)小说/电影中平凡的德州大兵Billy在中场秀之前认识了一个漂亮的拉拉队员Faison,两人一见钟情,有了一段露水情缘;

现实中出演Billy的生涩鲜肉演员Joe Alwyn,因为这部电影前期的宣传机缘巧合下认识了漂亮的当红女歌星Taylor Swift,有了一段秘密恋情;


2)小说/电影中的拉拉队员Faison是在超级碗中场秀上表演的拉拉队成员之一;

现实中的女歌星TS更厉害,直接开了2017超级碗前夜预热演唱会(未来成为中场秀的主角也指日可待);


3)小说/电影中Billy因为缺乏恋爱经验,加上姐姐一直在怂恿他当逃兵,他脑中就把“带着Faison逃到一个不知名的牧场过二人世界”当成了“美好生活”的幻象,甚至几度徘徊在付诸于实际行动的边缘;

现实中Joe Alwyn与TS似乎真找到了某个“世外桃源”过起了二人世界,将秘密恋情维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4)小说/电影中Billy对班长Dime坦白这段风流事,并说出“我不想失去她”,被Dime骂得狗血淋头,“Lose what?你们认识多久?超过10分钟了吗?你是授勋的英雄,她只是在支持军队而已”;

现实中不知Joe Alwyn有多少亲友一开始就知道这事,但想必骂他“你得搞清楚自己几斤几两”的话应该也听了不少;


5)电影中Billy觉得对Faison是真心的,觉得Faison对他也应该是真心的,只是在最后告别表白心迹之际,他对Faison说“Girl,我真想带你一起逃走”“逃走?为什么?你可是授勋的英雄,你们马上要启程上路了不是吗?”Billy才醒悟到他跟Faison毕竟还是不可能。Faison就算对他真有感觉,爱的也是那个加注了英雄标签的他,而不是想逃避战争一心过“老婆House养条狗”的小日子的他。

现实中(按照瓜众的猜测)Joe Alwyn和TS两人应该还在真心相爱阶段(吧?),应该还没有谁说出那决定性的“预示未来绝无可能”的某句话。不过对于现实中的两人,爱的是“标签”还是“本我”这个危机似乎更严重,毕竟TS这边“Pop小天后”“十座格莱美”“男神收割机”“身价几个亿”这些tag的分量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视若无物的,Joe Alwyn那边什么“国际800线的nobody”“英伦学院出身”“校园白马王子”“文艺世家”“李安钦点新秀”“可靠低调”“作风老派”“26还跟父母住在一起”……这些可笑的tag也随着知名度的增加而越积越多。


6)小说中——诚实地说,同人小说中——Dime其实理解Billy之所以想找个拉拉队员,是因为“活泼,美丽,健康,优秀,谁不想?有个拉拉队女友,就好比是在恋爱科目上拿A,或者证明自己是A类男人。”(摘自个人最喜欢的班比同人《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现实中,恐怕更加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跟世上最漂亮最优秀的女孩(甚至不是“之一”)谈恋爱,可不就证明自己也是A+++++的男人嘛!


7)(同人)小说中,Dime之所以故意把Billy想要跟拉拉队员天长地久的真心骂作是精虫上脑,呵斥他认清现实,无非是觉得他有当兵的天分,他有异于常人的冷静理智,他属于战场,在战斗中赢得尊敬、爱戴、荣誉,这才是Billy Lynn在世上的使命和价值——他的归宿可不应是当个石油工人搬管子或当个汉堡王工人搬汉堡胚,更不应是早早的年纪就娶妻生子付账单还贷款在经济危机中仓惶度日。(同样摘自《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现实中,Joe Alwyn身边有没有Dime这样的过来人掏心掏肺地骂过他完全不可考,就真实的人生而言,毕竟没有任何人可以看到未来之书,也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对别人选择的生活指手画脚。也许Joe Alwyn完全可以当个好情人好丈夫,作为天后背后全力辅佐的低调男人,与漂亮的妻子生出一大堆金发碧眼的漂亮小孩,抱着孩子牵着狗与天后出去街拍羡煞旁人。也许Joe Alwyn也的确可以随意挥霍自己那曾被李安称赞过的“从事这个行业的顶级天分”,只需玩票性地靠老婆的人脉出演一些客串角色,可以不必再全身心地投入那种费力不讨好的“技术探索片”,不必再殚精竭虑地为角色做功课练肌肉换口音体验生活,不必再将自己的脸幻化成一张张纤毫毕现的面孔凿刻在观众的脑海深处。——这些都不用再成为Joe Alwyn的使命和价值。怎样都可以,只要他本人开心乐意。


只是想到小说《一无所有》里的一段对话:

“快乐有什么不对呢,塔科维亚?为什么你不想要呢?”

“快乐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我并不需要快乐。如果我享用了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那么永远也得不得我真正需要的东西了。”


写到这里,似乎有种“本·方登大人早已看穿了一切”之感:从04年电视上直播的一场超级碗中场秀,衍生出一部伊战士兵的心理小说;从Sony研发出高帧摄像机,衍生出一部意图改变行业技术前景的电影;从大洋彼岸传来的一部粗糙的试镜录像,衍生出一个前途无量的英伦新秀;从一次平常的杂志拍摄,衍生出一段超级天后的秘密恋情;而这位超级天后很可能会担纲20XX年的中场秀演出……真像一个奇异的轮回,也许冥冥之中的确有所谓的“The Karma of Action”,只是不知射向你的那颗子弹,能穿越几重虚构与真实的次元墙。


--------------------------------

不是故意唱衰,也不想面目狰狞语带讥讽,作为脚粉(Probably)还是希望两人能享受恋爱的快乐,然鹅作为八卦的瓜众实在忍不住以猎奇的眼光来审视这桩非同一般的恋情。毕竟墙头生涯中,像脚爱闻这种原本以为粉个小透明平平淡淡才是真结果突然搞个大新闻闹得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案例还真是不多。

讲一句愿望

传闻就迅即兴波作浪

称赞你好看

评论当即有着各种立场


一首老歌,送给正在享受与名流跨国异地恋的脚爱闻

(不管怎样,异地恋还是蛮辛苦的)


没忍住好奇,围观了一下对家粉丝的动态,艾玛!跟人家的活力四射比起来,所谓的“脚气”活跃度简直堪比僵尸。人家差不多很快就接受了“silence is the answer”的事实,然后一天之内就综合各外媒撸齐了脚同学出道至今的履历、媒体报道、采访、宣传照、时尚硬照,并根据两位的timeline大致猜测了两人认识、勾搭、见面约会的行踪,简直恍然有#从头认识脚爱闻#之感。


看她们转述的外媒胡编乱造的两人恋爱小剧场,以及临时取的CP名字——“Toe”,还有因为偶像有了新恋情而得心应手地与ex粉丝的互相diss,光看这些就够我笑一天了。


这才过了一天,两位当事人还没有任何comment,也没有任何同框,“传闻就迅即兴波作浪”“评论当即有着各种立场”。


想想我们瓜众猎奇的快乐,也是建立在当事人的痛苦之上的吧。(即使那是“坐在私人飞机里哭”的痛苦)

心机boy

关于今天的爆炸性新闻,一开始我是默默欣喜的,想起之前还抱怨过脚同学出道太短,还没酝酿出那种混迹名流圈的“婊气”,以至于拍时尚硬照都摆不出那种性感优雅的霸道总裁气场。这倒好,聪明如脚倒是想出了个不错的培养“婊气”的速成方法:跟大咖名流交往(and被甩)


其实作为不混圈的散粉都懒得去注意对家粉丝说啥,作为中老年粉看到年轻人情情爱爱也只会保持慈祥的围笑(两人都金发碧眼青春貌美,在一起难道不是金发碧眼的平方?),不过关于霉霉是“男神收割机”这个说法,倒是想到脚同学在收集(不是收割)“女神”方面实力似乎也不容小视呢:

处女片就跟木瓜女神K姐演对手戏;第二部片就跟欧洲文艺片女神Charlotte Rampling同框(虽然没有对手戏);第三部片就跟新晋奥斯卡影后石头姐演对手戏,戏外还跟Pop天后交往,作为一个才出道一年的新人,这样的“我跟XX女神很熟”的履历更新频率也是稳扎稳打很厉害了吧,即使远远比不上对家的男神履历,但你脚出道晚又不是人家霉霉的错是吧?




除了“培养气场”“增添履历”,再迂回讨论下脚同学的另一种probably的心机:

为了暗搓搓地了解脚同学的品味,前不久根据某个采访中脚同学的推荐书单撸了一部小说,乔纳森·弗兰岑的《自由》。小说大概是写美国几个60后从七十年代到00年代的生活,从青年时代的恋爱和友情,到组成中产之家、养孩、中年时代再出轨、家庭破裂再复合blabla。作者有通过几个普通人书写大时代的野心,然而文风也实在有点啰嗦,骨子里的美式自恋也实在难以恭维。


一开始纳闷脚同学为毛会看这种叨逼叨美国中产阶级心路历程的小说,但看到第二部分,发现人家原来是出于很正直的原因:小说中后段正好写到00年代从911到美国出兵伊拉克的时期,通过两代人的社会关系,基本反映了那个时期美国的中产群众心理和一些中高阶层的腐败虚伪面貌——正好就是这些人(无知热血的青年学生、犬儒的自由派中产职员、愤怒自我的音乐人、道貌岸然的共和高官、投机倒把发国难财的官N代商N代)把Billy Lynn这样的大兵送到了伊拉克。如果《漫长的中场休息》是“A Day in The Life”的视角管中窥豹地去质疑00年代(为什么这些“巨大的蠢事”会发生?),那么《自由》就是(差不多)全景式地梳理00年代社会和家庭的各种“病灶”,两本书可以互为表里,互相印证。


至此再一次体会到脚同学当年为了出演一部美国电影的美国人角色所花费的心机(如果他还撸过什么社会政治方面的书我也毫不意外)。既然决定在美国发展事业,那么多了解下美国社会和美国人,多融入下美国生活总是有裨益的(即使对提高演技不一定有啥用),而与一个美国著名女纸交往(and definitely被甩)对于“融入美国生活”则是再有帮助不过了…吧。

-Hey Billy. You still with us?

-Yes, Sergeant. I’m not flaking on you.

-Good. I’m gonna need you, Billy. You got to help me keep these clowns alive, okay?

 

第一次撸两人同框,超兴混!ᕕ(ᐛ)ᕗ 

就是衣服褶皱量略多…感觉几次剧照撸下来,对美式迷彩DCU(的褶皱)有了深入了解ˊ_>ˋ 

 

这一段Dime把Billy从回忆拉回现实,琢磨起来很有意思,因为其中有一个“Hidden Kiss”。
书中两人有个直白大胆的吻,李安的电影改编除了“直接删除”,还做了一点看似不经意实则颇有深意的改动:

小说中两人的吻发生在一位重伤的战友在手术台上挣扎时Billy听着呼喊声心理崩溃;李安把这场戏挪到了Shroom刚死的当口。

小说中Billy回忆起这个吻,是在Dime怼完石油商之后,转头来盯着Billy跟他Eye-fucking的时候,是小说的第4章,中前部的位置;电影中Billy回忆起“抱头痛哭”(接吻的前戏),是B班在离开体育馆前被一群保安痛扁的时候,临近电影结尾。

小说中Billy希望电影能“演得聪明、有技巧,不能直白地这么演出来”,电影导演李安巨巨的确如“小说Billy”所愿含蓄地去掉了吻戏,但又保留了接吻前两人的抱头痛哭。之所以这么处理,感觉导演的意图有二:


一是把Dime对Billy说过的话加粗标黑:I fucking knew itd be you, I am so fuckin proud of you. 

在小说中Billy回忆这一段,由于是顺着他的意识流,所以读者会跟着Billy一起纠结“这个吻是什么意思?Dime到底给不给个说法?”

但电影里导演显然是想强调,除了可能带有爱慕意味的亲吻,Dime其实还给了Billy比之重要得多的东东:

在最绝望最无助时的精神支撑,以及最真诚最毫无保留的人格认同。

可能这两样东西太过珍贵,珍贵到Billy这个未成年一时半会也无法明白其深意。他下意识地把这段回忆埋在大脑深处,藏在记忆阁楼的小角落里,不到最需要时不会翻出来重温。 

其实在中场秀时,Billy的回忆杀就到了他手刃伊拉克人的时刻,和Dime抱头痛哭就发生在那之后不久,但硬是被导演森森掐断,直到Billy被体育馆保安痛揍之后,才让Billy的回忆流接上那一刻。

之所以把这回忆流穿插到电影结尾,就是为了Billy重点回忆起Dime当时的话(“I'm so fucking proud of you”),并在现实中被Dime从走神中唤回后(兜兜转转总是Dime~),对Dime即时回应一句“I'm not flaking on you”。(感觉那一刻他终于也意识到,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一个可以让别人为他骄傲的人,这才是Billy Lynn作为一名士兵在世上的最大意义和价值) 

而正是因为这一刻Billy坚定了“不放Dime鸽子”的心意,才能接下来有勇气当面拒绝Kathryn,并对她说出“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个士兵”的心声。

  

二是李安巨巨以拍过断背山的大手名义明白给个鉴定:这特么就是“可怕的同情恋情的前兆”。 

小说中,Billy这个对恋爱一无所知的大男孩,其实一度很怀疑Dime对他长时间的凝视是“某些可怕的同性恋情的前兆”,后来通过归国荣军之旅,他对人性的看法拓宽,觉得Dime要找的也许是别的东西,某种认同或尚不确定的洞悉。 

但在李安这种慈祥围笑的老人眼中(不排除他与本·方登直接交流过),Dime同学堪比司马昭,不用说,这就是“可怕的同性恋情的前兆”(当然“可怕”仅是对于Billy这种小处男而言),他就是喜欢Billy。在真实的军队环境中,也许他不敢说不能说,但在电影里没关系,李安爸爸可以让他在结尾处明明白白地说出来,“我也爱你”。

——为了突出“电影Dime”的表白,导演甚至设计了前后细节的不同:对于Shroom的“I love you”是娴熟的不耐烦,对于Billy则是语气低沉眼神锐利的专注。

从头开舔脚爱闻(2)

(这还能有2 …)
(其实是撸那张硬照时的碎碎念 )

围观脚同学从出道至今的时尚大片或媒体硬照,俺虽然对时尚一窍不通,但再迟钝的人应该也看得出,时尚界基本上拿他没办法。

其实脚同学绝非不上相,能扛住Sony的高帧摄像机足以说明他颜值的实力,脚同学也绝非没身材,即使有点溜肩,但身高、四肢比例、骨骼和肌肉的分布也绝对担得上“hot”。然而不是针对谁,见过的时装照,真的大部分都是辣鸡,可能十张丑得要死的照片里最多能挑一两张勉强正常的。

硬照中也不是没有好看的,比如这套


这一套就单纯的打了下光,拍了下脸,背景全虚,衣服还是睡衣和跨栏背心?所以要表现时装的大片当然不能这么拍,必须得有不同的衣服、pose、背景。那么问题就来了:

脚同学伦敦学院出身,可惜不能走苍白、刀削的英伦skinny风,因为块头过大,肌肉过多;

脚同学演过德州砸车男孩,可惜不能走美式随性休闲风,因为脸还是一看就是读了很多书的欧洲学院脸;

脚同学五官略似希斯·莱杰,又有肌肉,又同样演过李安的电影,可惜不能走粗犷野性的牛仔硬汉风,即使硬凹出胡子和抬头纹,但五官轮廓没那么硬气,实在挤不出所谓的“男人味”;

脚同学既有肌肉,又有文化的学院脸,那能不能走性感露肉的霸道总裁或优雅的衣冠禽兽风呢?(其实莫名期待…)好像也不能,说到底脚同学出道没不久,还没酝酿出那种混迹名流圈的“婊气”(这点可以跟Garrett学学),如果演电影融入角色有可能小性感一下,但随便拍个照,没人调教的话,还属于pose摆得一塌糊涂的阶段。


脚同学不会摆pose也是有够让人无奈的,在某处学了个眉头一皱双手自抱的pose,


可能觉得这是个好pose,拍媒体照时还要拿来现一下


看着这么大个人“挠痒痒挠不着好苦恼”真的很想扶额(´Д`)


不过即使有这样的尴尬pose,就普遍来说,他的媒体硬照还是好过时尚大片一百倍,因为一是衣服正常(宣传时穿的几套西装和夹克就挺好看,人正条顺),二是比起衣服,媒体当然还是更关心明星,关心这张脸。



媒体硬照中最喜欢的就是这套跟李安的合照,光打得好,两人看上去都神采奕奕,眼神中的喜欢、欣赏、尊敬、信任表露无遗。这么看来脚同学真是个不缺爱的孩纸。